故事:公交车突然人间蒸发,却在多年后出现在了茂密的树林中

故事:公交车突然人间蒸发,却在多年后出现在了茂密的树林中

我不信鬼神,这次点开天涯论坛的莲蓬鬼话板块,也是因为工作需要。

对于天涯上所谓的大师们和灵异案件,我的评价,也只有一个字:假。我的职业和我的经历,让我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,论坛上所盛传的灵异事件,要么就是骗人,要么就是有人自己在吓自己。

我从北方某著名警校的侦查学毕业,并在那里当了很多年的教授。跟死人打交道的这么多年里,我参与指导过很多大大小小的案件,其中有名气的,带着鬼神性质的,甚至是悬案、无头案和所谓真真正正的灵异案件都不少。我身边的朋友、亲人等等,也曾经受到过类似的威胁,甚至还有人因此离我而去。

我的老家在西部山区的一个小城市,位于黄河的中上游,暂且称呼它为G市,这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地方,但却因为一桩诡异的连环杀人案出了名,后续我会提到。我上警校的第二年,父亲就因病去世了,我回家里的时候,父亲的尸体已经被火化了,我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,我对母亲发了火,怨他为什么大冬天的要那么快火化尸体,后来听邻居说,父亲死前发了疯。之后,我便与母亲一起搬到了B市(我上大学的城市),这一住就是好多年,而父亲的死,成了埋在我心中多年的疙瘩。

我姓李,姑且叫我李可吧,但是大部分人称我为李教授。下面我要说的就是我所参与的最恐怖、最离奇、最诡异的案子,有的可能大家听过,有的可能大家不清楚,但只要你们去查,都能查到,当然了,有的地方不能细说,有的地名人名只能用化名代替。

从1995年说起,那年,B市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的灵异事件——330公交车离奇失踪,业内人士称之为“330案”,现在被误传成了375公交车。没过几天,警方就出来辟谣,说这件事子虚乌有,并停止了对这件案子的调查,而我却极力反对。

那一年,我正29岁,因为年轻但却资历深,经常会接到各地警队的协助邀请,并已经在业内名声大噪了。反对的原因很简单,我的女朋友和我最好的朋友也在那一起案件中失踪了。我的女朋友叫许伊,那个好朋友叫杜磊,他们都是我在警校的同学。

从警校毕业后,他们被分配到同一个单位工作,而我,选择了继续在学校深造。事情发生的那一天晚上,他们单位加班,我就在公交站等许伊,杜磊送她回来。他们失踪前,我还和他们通了电话,他们说马上就要离开单位了。可是这一等,就是一整个晚上,他们和330公交车一起失踪了,随后,我报了警。

正值寒冬,我跟着警队,把整个B市都翻了个遍,可是两天下来,调查都没有一点进展,目击证人的说法,也各执一词,甚至有的说,他们亲眼看见那辆公交车凭空消失了。第三天,警队终于给我打了电话,说密云水库附近,发现了尸体。

我跟着警队的人,来到了密云水库。水库附近,已经聚集了很多警察,还有几个法医,时间已经是晚上零点了,大家都打着手电筒。当我看到那三具尸体的时候,饶是已经见过不少死人的我,胃里都一阵翻滚。

三具尸体已经高度腐烂,散发着一股恶臭。这是三具男尸,他们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扒光了,全身上下,唯一没有腐烂的,便是他们的眼睛。三具尸体,六只眼睛,都睁得浑圆,直勾勾地朝天看着,这吓坏不少跟来办案的女刑警。

我的心一松,根据体形,这三具尸体自然不会是许伊和杜磊。

我朝四周打望,周围根本没有任何公交车的踪迹,警方在现场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犯罪痕迹。法医忍着恶心,把尸体带回了鉴定中心。

通过鉴定和指认,这三具尸体,的确也是在那公交车上消失的乘客,我依稀记得那天,张队长对我说:“李教授,上级通知,此案件到此为止。”

很快,一切消息被封锁,现在网上流传的,也只是这件案子的冰上一角。

我逐级找了上去,那些曾经对我笑脸相迎的人,都像约好了一般,说他们也没办法,原因只有一个,上级交代。我甚至以不再参加案件研究相要挟,还和这些人大吵了一架,可最后还是无功而返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拒绝了这个城市警队所有的协助邀请,并与他们断绝了关系。

我和女朋友的婚期,就定在那个月的月底,母亲因为这件事,生了重病,从那之后,她的身体就一直不好。我并没有放弃调查,这么多年过去,我的年纪越来越大,母亲为我安排了很多次相亲,但我都只是以工作为由推掉了,我发过誓,一定要找到许伊,可是330公交车就像人间蒸发一样,不知去向了。

这些年里,我跑了大江南北,各种托关系,只求能打探到一丝关于330公交车的消息,慢慢地,我自己都要放弃了。

那天回到家里的时候,母亲又站在父亲的黑白照片前发呆,这是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养成的一个习惯。母亲并没有发现我回来了,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,我走近一听,才知道她是在担心我以后的生活。看着母亲日益佝偻的背影,我的鼻子一酸,叫了她一声。

母亲回过头,忙说饭菜已经都准备好了,坐下吃饭的时候,母亲又说起哪家哪家的姑娘不错,我夹了块肉给母亲,说让她去安排吧,母亲很惊喜,因为这是这么多年来,我主动说要相亲。

第二天,我和一个姑娘坐在了一间咖啡屋里,那个时候,咖啡屋已经在中国慢慢普及起来了。长这么大,我只谈过许伊一个女朋友,她失踪后,我更是没有接触过女性,和我相比,这个姑娘倒显得非常大方。

我知道了她的名字,孟婷,交谈之下,我发现世界真的太小了,她竟然是和许伊一起失踪的、我的好朋友杜磊的女朋友,但我并没有见过她,只是听杜磊提起过。她和我的状况一样,家人逼着她再找对象,她这次来,也只是为了应付家人,没想到碰上了我。她已经是一名比较资深的记者了,这些年,她也没有放弃过寻找杜磊。

因为相同的遭遇,我们聊了很久,并互相留了电话。回到家之后,母亲问我怎么样,我只是笑笑,说不合适,母亲又是愁眉苦脸了一番。我以为我和孟婷不会再有交集,但没想到,再次联系却是当天下午。

老家G市警队的老张给我打了电话,我大一便是在老家实习的,老张算是带我的实习老师,很多年没有联系,算下来,他也快到了退休的年龄了。

“李可!B市的330公交,出现了!”刚接起电话,老张就冒出了这么一句。这么多年来,几乎没有什么能让我如此激动了,老张告诉我,B市消失的330公交车,在G市的一片小树林里被发现了,而这两座城市之间的距离,足足有一千多个公里。

当年,我向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朋友和熟人,都交代了这件事,没想到终于有了回声。我打了个电话给孟婷,告诉了她消息,我们搭上了最后一班列车,匆匆赶去了G市。母亲也随我一起去了,她对许伊这个准媳妇儿,也是牵挂的紧。

两天之后,我们终于回到了G市,老张带了好几个人到火车站接我,兴许是没想到出名的李教授是一个这么年轻的人,不认识我的那些人,都有些吃惊。

“老师,公交车呢?”这是我见到老张之后,说的第一句话。

老张叹了口气,说公交车已经被调走了,调走车子的,正是B市的警队,给的通知也是,不准调查。又是和几年前同样的理由,即使是冷静沉稳的我,都动了气,但我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,当下也没说什么。

老张把我们三个人送回了以前住的老家,房子里都起了灰,母亲立刻便开始打扫起来。而我和孟婷,则迫不及待地要老张带我们到发现330公交车的地方。路上,老张一边开车一边告诉我们,车子被发现的时候,车厢还是热的,才刚被开过不久,但车上和附近,一个人都没有,地上甚至没有发现车轮印。老张让我们到了现场之后不要吃惊,正要询问,老张把车子停了下来,跟我们说已经到了。

这里是一片小树林,小道边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树,但有一块空地特别显眼,这块空地里,一颗树都没有,空地的外围,长了一圈树,树之间的距离,只能供人进去,其中有几棵,已经被人挖去了,只在地上留下几个坑。

老张指着这几个坑,向我们解释道:“这几棵树,是后来车子被调走时挖掉的,因为车子开不出来。车子是在这空地里被发现的……”

老张的话,让我非常惊讶。这个空地的外围长了一圈树,那车子,是怎么开进去的……

本文来自小说《谋杀法则

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
自媒咖订阅号

自媒体运营攻略
行业经验交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