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教育部通知全国中小学生收看"开学第一课",结果被"群殴"

周末,当大家在吐槽央视《开学第一课》广告轰炸、价值观混乱的同时,一则来自奥巴马的演讲视频被挖了出来。

这是2009年奥巴马在弗吉尼亚州一所高中发表的开学演讲,演讲内容通过白宫网站向全美国中小学校直播。奥巴马讲的很多话被网友划重点表扬——

“许多人都打心底里希望现在还在放假,以及今天不用那么早起床。我很理解这份心情。”

“没有哪个人一生出来就擅长做什么事情,只有努力才能培养出技能。”

“你要记住,哪怕你失去信心、哪怕你觉得身边的人都放弃了你,永远不要放弃自己。”

……

比起央视长达13分钟的广告和几个费解的娱乐节目安排,奥巴马的“开学第一课”确实显得真诚励志又富有人文关怀。然而令人惊讶的是,这场演讲当年在美国引起了众怒,很多家长抗议抵制,理由是「政治不可以干涉教育」。

教育部一纸通知引发抵制

9月8日是美国大多数中小学生重返校园的日子,2009年8月底的时候,白宫就发布消息说,新任总统奥巴马当天要在弗吉尼亚州威克菲尔德高中发表开学演讲,这是他首次直接面对全国中小学生谈教育理念,白宫网站和一些主流频道将现场直播这次演讲。

奥巴马2008年以强大的个人魅力当选美国总统,“人气总统”想跟学生们聊一聊责任听起来是一件好事,但在美国,这个消息却引起社会哗然。

首先是民主党的“死敌”共和党,当时他们正就奥巴马的医疗改革吵得不可开交,白宫还没公布演讲的具体内容,共和党就开骂了。

他们批评奥巴马想借机向“祖国的花朵”推销自己的政治理念,俄克拉荷马州一名共和党参议员说他意图搞个人崇拜,“跟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一样”,还有人在电视上公开嘲讽他像“穿花衣的吹笛手”(诱骗小孩)。

当时一些著名的保守派评论员,比如格伦·贝克(Glenn Beck)和米歇尔·马尔金(Michelle Malkin),呼吁各州抵制开学演讲。他们在电台和博客轮番抨击,指责奥巴马正利用这个机会推动政治议程,试图越过“联邦政府介入学校事务”的界限。

看上去是两个党派日常吵架的一个战场,但由于事关孩子的教育,很多中立的评论家也忧心忡忡。尤其是教育部对这件事太过“配合”,引起了更大的民愤。

白宫最初的消息并没有强制要求学生收看演讲,但积极的教育部长阿恩·邓肯(Arne Duncan)给校长们写信敦促他们重点关注此事……之后,各州家长打来的质疑电话就铺天盖地。

教育部向全国的公立中小学校发出通知,要求学校组织学生收看总统讲话,还提出一项课程计划,建议学生听完后给自己写一封信,思考“能做点什么帮助奥巴马总统”。

政客可以采用各种方式演说作秀,这是美国民主选举的一部分,但公民也拥有看或不看的自由。所以听到教育部强制学生观看还要求写观后感,很多家长就坐不住了。

科罗拉多郊区一名母亲在接受CNN采访时直接哭了:一想到我的孩子要被迫坐在教室里接受“洗脑”,我就感到很害怕。我们生活在美国啊,这样的事情太奇怪了。

在保守的得克萨斯州,家长纷纷打电话或发邮件给学校管理层提出抗议,几乎没人持肯定态度。有人还在脸书上发起了“让你的孩子假装生病”活动,准备当天联合抵制演讲,声势浩大。

大家都知道,美国各州政府拥有自治权。而作为行政单位的“学区”也拥有很大自由度,其委员会人选由民众选举产生,负责管理公立的中小学校,很少受到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制约。

就算教育部强制学生观看,很多学区也可以不“服从”。 威斯康辛州的格林湾学区就表明不会播放演讲直播,让老师们决定之后是否要回放视频;休斯顿的学区让每个学校的校长自己做决定,马萨诸塞州卫尔斯利的校长则把决定权交给每个班级的老师。

“总统先生,离我们的孩子远一点”

虽然抗议声很多,但奥巴马的演讲还是如期举行,之后几年也延续了这个“开学传统”。不过教育部的“观后感”计划提出没几天就被取消了,白宫也提前公布了奥巴马的演讲词,尽可能让公众相信演说没有政治色彩。

然而,家长们的顾虑并没有完全打消。当奥巴马的车队抵达威克菲尔德高中时,有许多抗议者在校外聚集,打出“总统先生,请离我们的孩子远一点”的横幅;还有家长当场把自己的孩子带出教室。

图:抗议的民众。

民主党一直强调奥巴马只是想在开学的时候鼓励一下孩子们,不应该遭到过多的争议。但他们似乎忘记了1991年老布什总统在华盛顿一所高中发表开学演讲时,当时的民主党领袖格普哈特就曾批评说:“教育部的职责不是花钱为总统制作政治广告,而是帮助我们培养聪明的学生。”

美国公众之所以反对总统的开学演讲,不仅是出于对政治“洗脑”的担心,他们还痛恨政府用形式主义的方法搞管控(要求准时观看、写观后感)。教育不是生意,不是政客的表演舞台,也不应该成为管控社会的手段。

图:1991年老布什的开学演讲。

在美国,政府不可以插手孩子的教育,不可以干涉公立学校的孩子学习什么,这些是由各个学区委员会决定。前面也说到,每个学区的委员会都是独立于各州政府,所以学校的自由对于美国人来说,是一块不可侵犯的“净土”,这也是他们会对总统的开学演讲如此敏感的原因。

美国卡托研究所的副所长认为,宪法并没有赋予总统高于教育的权力,当孩子们足够大的时候,可以鼓励他们批判性去听去分析总统们的演讲。但当他们的三观还处于萌芽、开拓阶段时,请将教导、鼓励的责任交给学校和家长。

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
自媒咖订阅号

自媒体运营攻略
行业经验交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