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牵手示爱"、帮忙清理头皮屑 特朗普为他放下身段甘做"男闺蜜"

作者:Vince Chin

特朗普最近有点“衰”。与各国开打贸易战已经让这位总统先生忙得焦头烂额,但国内又出了新状况——特朗普的两个前任高参被告并认罪,并爆出一些不利于特朗普的政治内幕。若情况属实,且他所在的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失败的话,特朗普很有可能会被弹劾。

内外交困下,特朗普度过了惨淡的一周,但好在他还有马克龙。

此话怎讲?据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的消息,一位白宫前安全官员透露特朗普特别喜欢给法国总统马克龙打电话,不谈国事只尬聊。马克龙也是好脾气,哪怕是身在不同时区的国家也愿意听特朗普絮叨。虽然美法两国最近闹了点小摩擦,但特朗普和马克龙的私人关系看起来没受太大影响。

政要和普通国民一样,也有日常交际的需求。平日里跟他们打交道的多是各国首脑要员,虽然在“场面”上大家要为了维护国家利益要“针锋相对”,但私下里领导人们也会跟聊得来的同侪建立不错的私人关系。两国领导人结为挚友,在现代政治史上并不罕见。

忘年之交,源于“握手”

别看72岁的特朗普跟年底才满41岁的特朗普年龄差距有点大,但俩人其实是一见如故。

去年法国大选的时候,马克龙并非特朗普支持的总统候选人。但两人在同年的北约峰会上初次见面时,“年轻力壮”的马克龙“破解”了特朗普的“握手游戏”(大力握手,又拉又拍),特朗普就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了。事实上,马克龙与特朗普一样,在政坛资历浅薄,在任时间也短,两人又同时寻求总统威望。特性相同的两人一拍即合,建立了不错的私人关系。

虽然在公开场合上特朗普和马克龙因国家立场问题“互怼”过几次,但这并不影响两人良好的关系。马克龙是特朗普任期内第一个以“国事访问”礼遇到访美国的外国领导人,而随后访美的默克尔受到的待遇仅仅是“工作访问”;马克龙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己和特朗普的关系“不一般”,也很“自信”地认为他是为数不多敢同特朗普直言不讳的外国领导人。可见两人私交之亲密并非虚妄之谈。

在今年马克龙访美期间,两位领导人也是“大秀恩爱”。特朗普又是帮马克龙清理西装上的头皮屑,又是在媒体面前调侃与马克龙存在“特殊关系”。看来这届法国政府几乎被特朗普“钦定”为首席盟友了。

法国是北约创始国之一,也是美国的传统盟友。在近些年中东各国的乱局中,法军也帮美军打了多次“辅助”,今年还与美英两国一起参加了空袭叙利亚的军事行动。早在奥巴马和奥朗德执政时期,美法两国的关系就被国际媒体比作“蜜月期”,而特朗普上台后也多次强调美法关系的重要性。仅从政治角度上考量,特朗普与马克龙交好是合情合理的。

友邦首脑欢乐多

盟邦之间由于利益相对接近,因此首脑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并不奇怪。实际上,作为美国上世纪的头号友邦,英国更是出了几位能跟美国总统们谈笑风生的首相。

二战时期,美英两国在欧洲战场上之所以合作紧密,就与罗斯福和丘吉尔之间良好的的私人关系不无关系。关于两人的交情,坊间一直流传着一个故事。二战开始后,丘吉尔赴美商谈结盟,住在白宫里。有一天晚上罗斯福未经提前通知直接到丘吉尔住处寻访,却发现丘吉尔赤身裸体在浴缸中泡澡。尴尬的罗斯福赶紧转身,但丘吉尔却毫不在意地对他说,“大不列颠首相在美国总统面前没有什么需要隐藏的”。“裸体外交”遂成一时美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罗斯福与丘吉尔还存在着“非常微妙”的亲缘关系。罗斯福母亲萨拉的曾祖母和丘吉尔母亲詹妮的曾祖母是亲姐妹。她们的父亲是1620年乘坐“五月花”号前往北美殖民地的约翰·库克。

但与里根和撒切尔夫人的关系相比,罗斯福、丘吉尔二人的友情显然要平淡得多。早在两人成为政府首脑前的1975年,撒切尔夫人和里根就因一场演讲而相识。撒切尔夫人和里根发现自己和对方在政治立场极其相似,加之两人出身背景相仿,相互欣赏的两人一拍即合,在首次见面后就结为挚友。

成为各自国家的首脑后,两人也在国内外诸多事宜上相互扶持。撒切尔内阁遭受国内质疑时,里根予以舆论支持,提升了撒切尔夫人在国内的威望;而撒切尔也是里根对苏政策的强力支持者,在美国国内事务的具体落实和细节操作上,撒切尔夫人也会向里根提供政治经验。在那时,不少英美政客都把里根和撒切尔夫人看作“政坛夫妻”。

工作之余,里根也会给撒切尔夫人主动通话,甚至会给她寄一些私人信件。二人关系之和谐,合作之亲密,以至于里根的夫人南希都把他俩的关系形容为“政治上的灵魂伴侣”。

美国与友邦如此,“反美同盟”的领导人们也有革命友情。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年轻时政变失败,出狱后逃亡古巴,而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以国家元首的待遇迎接他,这让查韦斯大为感动。出于对卡斯特罗的尊敬,查韦斯将卡斯特罗奉为“导师”,卡斯特罗也与这个年轻人结为忘年交。

查韦斯就任委内瑞拉总统后,该国在内政外交上的政策就制定得和古巴颇为相似。继古巴之后,委内瑞拉也高举“反美大旗”。此外,查韦斯和卡斯特罗经常会面,还一起打棒球,一起旅行。查韦斯患癌症后,也是在古巴接受的治疗。两人的亲密关系也让美国大为光火。

两国对立,领袖照样可以有交情

由于受到意识形态、国家利益甚至历史遗留等要素影响,国家之间的关系保持稳定并非易事。昨日的敌国,说不定到了明日又会成为友邦;而今天的盟友,未来兴许也会对你兵戎相向。国家之间关系会变动,那领导人们就无法“交朋友”了吗?未必。

冷战时期,美苏两大超级大国“相爱相杀”,两国元首间也总是处于一种“剑拔弩张”的态势,然而老布什跟戈尔巴乔夫的关系却十分融洽。苏联国内动荡时,老布什曾向戈尔巴乔夫通话慰问;戈尔巴乔夫下台后,老布什也为这个老朋友予以声援。

大到政治观念,小到个人性格,老布什跟戈尔巴乔夫其实截然不同。但老布什多次坦言,和戈尔巴乔夫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感觉很自在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老布什和戈尔巴乔夫的私交甚至改变了历史。小布什曾在书中提到过,冷战之所以能够结束,老布什和戈尔巴乔夫之间的友情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。

美苏之外,俄罗斯和德国在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中也都处于对立阵营,两国不可谓不是冤家。但随着两德统一和苏联解体,俄德两国领导人的关系也好了起来。

以普京为例,他和施罗德、默克尔两任德国总理的私交都很好。普京是施罗德私人宴会上的常客,施罗德也多次成为俄罗斯重大政治场合中的嘉宾。默克尔更不必说,她与普京年龄相仿,又跟东德渊源颇深,自然跟普京有很多共同语言。默克尔经常送普京啤酒作为礼品,而普京的回礼则是美味的俄罗斯熏鱼。

国家元首之间不拘一格的交往形式,对两国关系发展至关重要。作为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,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,实际上是和国家关系紧密相联的。而这种友好的私人关系,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够转化成国家间有效合作。可以说,领导人间相互结交,于国于己都有裨益。


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
自媒咖订阅号

自媒体运营攻略
行业经验交流